“兀良木被指定為繼承人,在他繼承汗位之後,就宣佈進軍中原,隨即便派出了先鋒軍,黑袍王事先佈置了三殺陣,使得北夷大軍騎兵實力難以發揮出來,隨之潛藏的大軍將之擊敗……隻有少數兵力逃走……”

費田詳細稟報著。

密信戰情的內容他已經記了下來。

在心驚的同時還有後怕,幸虧當時陛下跟黑袍王共同判斷北夷有問題,才搞了這麼一手調換之計,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克烈部落援軍調到南境,自身也會相當空虛,北夷大軍南下,大寧完了!

至少北方會生靈塗炭!

他接到情報時,就長舒了口氣。

“兀良保的死有問題。”

關寧聽過之後立即開口。

他冇有跟兀良保接觸後,但父親有過。

兀良保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汗子,他絕不會出爾反爾。

“黑袍王也是這麼懷疑的。”

費田開口道:“他懷疑兀良保早死了,是兀良木一直在背後操縱。”

“應該是。”

關寧也認可這種說法。

可能在兀良保傳出傷重難醫時,那時應該就死了……

中原國家皇位更迭都會有些動盪,更不用說北夷蠻族了。

如此平順本來就不正常,這個兀良木好手段。

關寧也很慶幸。

幸虧有父親在,否則北方真的是麻煩了。

現在大寧根本抽不出兵力。

隻是兀良保死的可惜。

關寧想到了朵顏。

“北夷先鋒軍已被消滅,但其實力遠不止如此,黑袍王傳信說,已做好抵禦準備,再等半月若還不來,就主動進攻……”

不愧是父親!

關寧內心感歎,真的是很霸氣,北夷大軍不來,就主動打過去!

雖然損失了先鋒軍,但北夷的實力還是要強於南蠻。

尤其是在北夷一統的情況下,能動用整個北夷的力量!

希望西域不要有事!

“回宮吧。”

關寧準備回去商討戰事,還未到宮門口,便遭遇一道急報相傳。

邊關急報任何人不得阻攔,直達皇宮!

要出大事了!

費田等人心跳的很快,西北來的急報,那會是什麼?

難道說薛懷仁的臨終諫言真的要應驗了嗎?

“陛下,西北急報!”

令兵跪下雙手舉起卷冊,他氣喘籲籲,臉色都有些發白。

這一路上不知跑死幾匹戰馬才以最快的速度送達。

關寧拿起細看。

五月十六日,西域大軍踏入中原,邊關駐守將士皆儘被屠,隨之繼續南下,沿途燒搶掠,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西北正遭受著一場大劫!

邊境處城鎮儘被搶劫屠戮,西域大軍相當殘暴……

這封急報是吠州州牧馬漢成所寫。

所述皆為詳情,萬不敢誇大半分,本官已頒佈戰時緊急條令,先行征兵抵禦外敵,哪怕全州百姓死絕,也會儘力將之留在吠州……

這是一份急報,更是一封血書!

在戰報中頻繁出現屠殺屠戮搶掠這樣的詞……隻要是西域大軍經過的地方,必然會有一場屠殺。

他們連老弱婦孺都不放過。

而在最後是馬漢成的表態,他知道國家正麵臨戰事,難以調兵支援平亂,更知道不能讓西域大軍繼續攻進,否則會影響全國戰事。

因而做出動員,哪怕拚儘吠州全部百姓,也要把西域大軍留在吠州!

關寧閉上了眼睛。

文字的描述在腦海中似乎出現了畫麵。

西域大軍肆意屠殺百姓的場景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他都不敢想象那種場麵!

薛懷仁的臨終諫言應驗了,隻是晚了一步。

西域大軍真的攻來了!

在這之前可冇有任何準備。

為什麼?

西域冇有理由進軍中原?

是梁國引來的嗎?

關寧知道梁國跟西域國家有接壤,甚至還得到部分援助,可西域有三十六個國家,梁國不可能全部引動……

那是為什麼?

不過現在也不重要了。

關寧睜開了眼,他渾身似有無儘煞氣散出!

西域大軍!

該死!

新朝建立之後多次爆發戰爭,但都是控製在邊境,百姓並未受到過太大侵擾。

像這種隨意屠殺之事更是冇有發生過!

而今,卻出現了!

以西域大軍的殘暴,以實際的防守力量,五月中旬已經攻進,到現在六月中旬,一個月的時間,會有多少人死亡?

簡直不可想象!

不可原諒!

關寧從未像現在這樣憤怒!

西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陛下?”

見得關寧這般神色,費田小心翼翼的問道:“莫非是西域……”

“打來了!”

關寧開口道:“三天後,必須要保證大軍開拔!”

“另從戍京軍隊調三萬騎兵先行趕往。”

“是!”

費田鎮重應下。

出大事了,西域真的打來了。

魏梁聯軍,北夷大軍,再有西域進攻,毫不誇張的說,大寧四方皆敵!

局勢真的艱難!

幸虧在征兵時多征了十萬兵,隻是這十萬兵的裝備還不齊。

麵臨戰事並不是單純的有人就行,還需要配備相應的武器裝備。

總不能徒手上戰場。

十萬人就意味著需要十萬套甲冑。

現在要緊急調動,隻能暫時使用曾替換下來的舊裝備了。

這十萬預備役皆是步兵,西域大軍有多少還不清楚。

陛下還要從戍京軍隊裡抽調兩萬騎兵……

這都不一定夠!

真的難!

不過也很慶幸了,想想這個時候冇有克烈部落,那會是什麼樣?

無法想象!

“立即召集天策府軍機大臣及所有內閣官員到垂拱殿。”

關寧丟下一句話快速的回宮。

戰爭出現了偏差,最壞的結果出現了!

在此期間,上京城已傳得沸沸揚揚。

西北急情的聲音響徹了整條街道,而這種事情也無法隱瞞,敵軍來襲,必然會出現流民,這是瞞不住的。

陰雲密佈!

城民百姓第一次感覺到戰爭的危機襲來。

隻是一個魏梁聯軍他們還很放心,畢竟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前朝大康時期,他們就曾被陛下打敗。

現在卻多出來一個西域。

同時應對三方敵人。

這個時候百姓還不知道,其實北夷大軍就要進攻中原,大寧要麵臨的是四方敵人!

大寧能應付的過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