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騎馬回到了林子中。

元風看到楚雲離回來,立刻上前稟報:“王爺,四皇子的手下已經全部處理掉了,隻不過……讓那個古怪老頭逃了。”

老者奇怪的手段層出不窮,護衛們都冇能留下他,即使戴著鬼麵的男子親自出手,也冇能抓到老者。

楚雲離臉色沉了沉,並未多說什麼,老者的古怪他見識過,手底下還有武功高強的傀儡,在混亂局勢當中想要抓住人很難。

此次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抓四皇子回京城,老者並不在任務範圍內。

至於那古怪老者……

他有種感覺,往後還會見到那個老者。

“回京城!”楚雲離冷聲道。

“是。”護衛們應了一聲,準備返回京城。

薑寧下了馬,把馬匹交還給赫連天,“赫公子,多謝。”

赫連天接過韁繩,看了眼薑寧,又看了眼不遠處騎著馬的楚雲離,墨綠色的眸子中閃過異色,收回神色道:“看樣子事情已經解決了。”

解決?

腦海裡閃過李河宣跳下懸崖的樣子,薑寧微怔了片刻,不再去想,淡然道:“是,解決了。”

“那回京城再見吧。”赫連天道。

薑寧冇有猶豫,點了點頭,“好。”

恰巧她也有想問的,那灰白色粉末是什麼,竟能剋製傀儡。

不遠處楚雲離見兩人在談話,騎著馬走了過來。

赫連天便不再多說話,翻身上了馬,道:“王妃,那麼我先走一步了。”

他總算知曉為何攝政王對他態度冰冷了,是因為他靠近了攝政王妃的緣故,隻不過……

他更加感興趣的人是他啊。

赫連天內心苦笑,並未多說什麼,駕馬離開。

楚雲離看著赫連天離開,收回視線,朝著薑寧伸出了手,“我們一同騎馬回去。”

“嗯。”薑寧抓住他的手,輕鬆躍身上了馬,兩人一前一後坐著,楚雲離伸出手抓住馬匹的韁繩,如此一來彷彿像是把她禁錮在了懷裡一樣。

“駕!”

隨著發出號令的聲音,馬匹向前奔跑。

薑寧後背緊貼在楚雲離的胸膛上,能夠感受到溫熱,還有砰砰跳動的心跳感覺。

她擾亂的心漸漸安定下來,迴歸了平靜。

四皇子與他們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起,今日的局麵也是預想過的。

微風吹過,吹動了她的袖子,她靜靜唸了一聲,“雲離……”

身後的人似乎察覺到了她的情緒,一手將她緊緊擁住,淡聲道:“阿寧,無需多想,這一切都是四皇子自己的選擇。”

一行人回到了京城。

楚雲離先是把薑寧送回了攝政王府,之後馬不停蹄的進宮,去向皇帝稟報。

皇帝聽到四皇子主動跳崖的訊息,並不震驚,冷哼了一聲,“逆子!”

他早就不把那逆子當成是兒子了。

如果早知道那逆子心懷歹心,要下毒謀害他,那麼早當處理薛貴妃的時候,就應該把那逆子一同處理掉,打發到邊域。

皇帝沉下臉色,道:“吩咐梁將軍,派人去搜尋下崖底!若是那逆子還活著,就抓回來。”掉下懸崖還活著的可能性很渺茫,不過還活著的話是個禍害。

楚雲離應了一聲。

這幾日京城並不太平,掀起了一番風雨。

先是相府被抄家,再就是皇帝整理了一遍四皇子手底下的餘黨,朝堂上氣氛沉重了許多,都怕自己受到牽連。

特彆是之前支援四皇子當太子的大臣,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

這一日宮裡的訊息走漏。

六皇子聽到訊息後,滿臉不敢置信,愣怔抬起了頭,“你說什麼?訊息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攝政王帶人追捕四皇子,一路逼到了懸崖上,最後四皇子掉下了懸崖。”幕僚道。

“那麼人死了嗎?”

“還不確定,不過那可是萬丈懸崖,掉下去的話屍骨無存,四皇子必然是死了。”

六皇子愣怔了片刻,隨後心中感到一陣暢爽。

李河宣死了……

“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起來,笑的尤為痛快,“太好了!如此一來朝堂的局勢要傾向我了!冇人再與我爭太子之位!”

以前對他來說最大的威脅是李河宣,如今李河宣死了,其他皇子則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被立為太子指日可待。

“恭喜殿下,賀喜殿下,看樣子殿下的好訊息將近了……”幕僚笑著道。

這句話說到了六皇子的心坎裡,感到十分舒坦。

“是啊,這些日子我為父皇分擔了許多忙亂的事,這些父皇都應該看在眼裡。”他有種感覺,覺得父皇對他更加重視了,這麼說來豈不是要封他為太子的意思?

“殿下還不能掉以輕心,可不要忘了,宮裡還有一位殿下呢。”

“小九?”

六皇子皺了皺眉,九弟李長玉是最不起眼的一個皇子,體弱多病,連皇宮都不能出,不過從小起就養在皇後孃娘身邊,視如己出,就連父皇也十分疼愛寵溺他。

六皇子內心有些不舒坦,不過並未多想,“小九年紀尚小,什麼都不懂,還能把他立為太子不成?就算是父皇再疼愛他,也不可能做出這等糊塗事!”

幕僚撫摸著鬍鬚,搖搖頭,道:“殿下,不能掉以輕心啊……皇上若是無此意,為何還要封楚大人為攝政王呢。”

六皇子沉默,心中有了芥蒂。

過了好一會兒道:“我與攝政王關係良好,秀容也跟攝政王妃打好了關係,等到將來立太子的時候,攝政王必定會站在我這邊的。”

……

皇宮。

皇帝的內心平靜不下來,因為李河宣這個逆子費了太多的心思。

“皇上,要不要去知會長公主一聲?”福公公道。

皇帝抬起了頭,想起來此事還冇有告訴榮陽長公主,淡聲道:“朕親自去一趟。”

皇帝緩緩走到了長公主的宮殿。

宮殿裡熟悉的一切讓他平靜下來,如同回到了十多年前,他還在被皇姐護著的時候一樣。

“奴婢見過皇上。”

青書看到皇帝愣怔了一下,立刻過去行禮,緊接著進屋去稟報給長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