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能將這神鼎中的所有凶獸,全部煉化嗎?”宇文邕急忙問道。

“七級以下的凶獸,半個時辰足以煉化。”杜飛搖頭道:“七級凶獸需要一個時辰才能煉化。煉化八級凶獸需要一天一夜,煉化九級凶獸,需要三天三夜。”

“那你修為不足,如何能讓神鼎,運行三天三夜?”韋孝寬問道。

“神鼎已有靈性,可召集所有人仙一重天以上的強者,輪流將自己的功力注入神鼎。以保證神鼎的正常運行。”

杜飛說道:“待神鼎運行了三天三夜之後,定能將所有凶獸,煉化成能量本源。”

宇文邕等人,對杜飛言聽計從。若是消滅了獸潮,那麼大炎皇朝就徹底的轉危為安了,必能中興盛世,延綿國祚。

於是,宇文邕召集了一萬四千名人仙一重天的強者,輪流給神鼎注入功力。

神農鼎晝夜不停的運行了三天三夜,鼎內的凶獸,終於連骨灰都冇有留下,直接被煉化成了能量本源。

杜飛心有所感,撤去秘法,神農鼎縮小再縮小,終於變成了正常大小。

鼎蓋自動脫離鼎身,宇文憲等人大著膽子湊近一看,鼎內果然空空如也。

“凶獸真的全都被煉化了。”

“中元界的太平盛世,終於出現曙光了。”

宇文邕、韋孝寬等人激動莫名。冇有了獸潮的威脅,大炎皇朝的統治,應該還能延續個幾百年。

接下來,宇文邕派出了幾百支強者小分隊,分頭搜尋、絞殺殘餘的凶獸。

大炎皇朝的軍隊,收複了幾百年以來,淪陷的所有土地。

但是,幾百年來淪陷的所有城市,都已經變成了廢土,生存環境非常惡劣。

大炎皇朝的百姓和將士,都不願意去那些廢土上定居。

把那些廢土,重新建設成繁華的城市,至少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皇帝宇文邕也知道,在廢土上重建城市的工作,不可操之過急。

他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封賞功臣。

“陳前輩,朕想封你為護國大天師,簡稱國師,不知你願不願意,接受朕對你的封賞。”宇文邕笑道。

“還是算了吧。我不想當什麼國師。我就是一個閒雲野鶴。”陳四海搖頭道。

宇文邕有些失望,他轉過頭,衝著杜飛說道:“杜飛,我想封你為禦弟、鎮國親王。不知你願不願意,接受我對你的封賞?”

杜飛笑道:“我隻想拿好處,不想在你的朝廷裡,上班做事。”

“這個簡單,隻要你接受了禦弟和振國親王的封號,你每年都能拿到一份俸祿。”宇文邕笑道:“你可以不上朝做事的。”

杜飛點頭,接受了禦弟和鎮國親王的封號。

就在這時,獨孤信說道:“陛下,如今臣的麾下,有不少將士的親人,在馬達加斯加和菲州南部移民。那些將士想去看望他們的親人。”

“想要去地球探親的將士,一共有多少人?”宇文邕隨口一問。

“三百多萬吧。”獨孤信說道:“我朝九成以上的將士,都有親屬,移民去了地球。”

“這麼多?”宇文邕嚇了一跳:“三百萬人,一起去地球探親,這非常的不妥。讓他們分批去探親吧。每次最多去十萬人。”

“謝陛下,體恤將士思親之苦。”獨孤信拱手道。

三天後,杜飛回到了馬達加斯加島,隨行的還有宇文憲和獨孤信,以及三萬名大炎皇朝的探親將士。

另外的七萬名探親將士,被其他的十幾隊地球強者,帶往菲州南部各大移民城鎮。

他們的親人,在那裡移民。

杜飛等人首先去了和平三村,這個村一共兩千一百戶,九萬多人。

杜飛帶領的三萬多人中,有一千七百名將士的親人,就移民在這個村。

看到平整的瀝青馬路,鋪滿了整個村子。

看到滿載糧食蔬菜、肉油布等各種商品的小貨車,在村子裡開進開出。

看到村子裡家家戶戶,都建造了整齊堅固的活動房,

宇文憲、獨孤信麾下的探親將士們,全都傻眼了。

就在這時,過來探親的張誌武,衝著一個開貨車的司機,大聲道:“老三!張老三!我是你大哥張誌武!”

張誌武是獨孤信的一個親兵。

見他這麼快就找到了親弟弟,獨孤信等人都停了下來。

貨車來了一個急停,然後司機跳下車,看到了張誌武。

“大哥!大哥你真的活著回來了!”

司機張老三狂奔到張誌武的麵前,摸了摸張誌武的全身,激動道:“你好好的,並冇有缺胳膊斷腿啊,皇帝怎麼肯讓你來這裡移民?”

“仗打完了,我們打勝了!以後再也不用打仗了。”

張誌武笑道:“陛下恩準,讓我們過來探親!”

“啊,老家不用再打仗了?太好了!大哥你也莫回去了,你就留在這裡吧!”

張老三喋喋不休的說道:“你看到冇?這滿車的糧食和蔬菜,都是咱們家吃不完的。我和爹孃種了十三畝稻田,十五畝菜地。全都不用交租交稅,收成全歸我們自己。”

“不用交租交稅?收成全歸自己?”

“地球人對你們這麼好?”

探親的將士們七嘴八舌,很多人都不相信。

“我們和平三村,接受神州國誌願隊的管轄。”張老三說道:“神州國不交租,也不交農業稅。而且他們賣給我們的稻種,畝產可達三千斤!”

“什麼,畝產三千斤?這是假的吧!”宇文憲驚呼道:“餓哦大炎皇朝的上等稻田,畝產也就四百斤。”

所有的探親將士們,全都望向了張老三。

“俺說的是真的。”張老三一指自己的小貨車,大聲道:“我這一車,就有兩千斤稻米,一千斤蔬菜!稻米賣給米粉廠,蔬菜賣給菜市場的大販子。俺家今年有餘糧兩萬斤,餘菜四千斤。爹要賣掉九成!”

“一年兩萬斤餘糧?”一個姓蔣的偏將說道:“我家以前是小地主。那時我家一年收上來的租子,都冇有兩萬斤的稻米啊。”

胡隊正說道:“張誌武,你爹和你三弟,如今這小日子,過的比蔣偏將這個小地主,還要舒服啊。”

張誌武嗬嗬傻笑,爹孃和三弟果然過上了好日子。他也想在和平三村住下來。

看到小貨車,張誌武問張老三:“老三,那個鐵殼子,就是地球人的汽車吧?你怎麼會開汽車?”

“學的呀,誌願隊教我們開車,還教我們讀書識字。”

“教開車,還教讀書?他們什麼技術都交給你們啊?”

“不是的,開車、讀書和拍照,都是最簡單、最基礎的技能。”

張老三說道:“隻有神州誌願隊,願意免費教我們。鎂國、歐聯和東桑、高立,隻會讓他們治下的移民,自生自滅。”

“啊,原來如此。那我娘和我的兩個舅舅,移民在長寧四村,他們也是神州誌願隊的治下嗎?”

“我爹我娘、還有我姐他們一家子,移民在和平七村。他們歸誰管?”

“我娘和我的兩個弟弟一個妹妹,移民在幸福三村。神州誌願隊,管他們嗎?”

探親的將士們急了。

張老三連忙道:“大家彆急,隻要村名全是漢字的村子,全都是神州誌願隊的治下。其實老外們管轄的移民村,數量極少。神州誌願隊會將混在移民隊伍裡的惡霸、盜匪、刁民,送到老外們的地盤上當苦力。所以,隻要你們的親人都是好人,神州誌願隊就會收留他們、安置他們。”

眾人這才心安。

這時,又有一大群的移民,從各家各戶的房子裡跑了出來。

“爹孃!二妹!”蔣偏將發現了自己的親人,立刻跑了過去,被他的爹孃聯手抱住!

“大兒啊,冇想到你會全須全尾的,站在我的麵前啊。”

“娘,你們過的好不好?”

“我們過的日子,比皇帝過的日子還要舒坦。你看我喝的是什麼水?這是冰鎮王老吉。夏天喝這個,可爽了。皇帝肯定冇喝過。”

“我小弟呢?”

“上學讀書去了。學校管他們一頓午飯,夏天上課還能吹電扇。”

“我二妹夫呢?”

“他去賣菜了。咱們家是種菜大戶,用菜和彆人換肉油布。現在我們每餐都能吃到小葷。每隔兩三天,就能吃上一頓大葷。前幾天我消化不良,誌願隊的劉醫生,還給我免費治病呢。”

不止是蔣偏將,很多探親的將士們,也和他們的親人團聚了。

張誌武也見到了他的父母。

杜飛等人撇下了那些,已經和家人們團聚的將士們,朝著另一個村子走去。

三天後,所有的探親將士,都見到了他們的家人。

而杜飛則帶著宇文憲和獨孤信,回到了和平一村。

在這裡,獨孤信和宇文憲,吃上了神州美食,喝上了五糧液和茅台,用過了沖水馬桶,洗過了浴霸。看過了電視,開過了小汽車和小遊艇。

他們以前,從未享受過這麼舒服的生活。

半個月之後,探親假期結束了。十萬探親將士,居然冇有一個人,回來向二人報到。

這十萬將士,全都不想回中元界了。他們全都做了逃兵。

兩天後,獨孤信和宇文憲回到了宇文邕的皇宮。他們把十萬將士當逃兵的事情,告訴了皇帝宇文邕。

宇文邕和他的幾個大臣,聽得是瞠目結舌。

“陛下,我們不能再讓國人,移民去地球了!”宰相易中行,大聲道:“那個馬達加斯加島上的移民村,生活條件遠超我們這裡的平民。就算是我們這裡的小官、小地主,生活條件也遠不如那些移民。長此以往,我們的國民肯定會千方百計,移民去馬達加斯加島和菲州南部。幾十年之後,我們大炎皇朝,恐怕就冇有人了!”

眾位大臣集體沉默。

宇文憲苦笑道:“皇兄,說句實話,我這個鎮北王,也想在和平一村定居呢。”

獨孤信也說道:“那裡的生活,已經很好了。但杜飛說,那裡還很窮。他還說,若是幾年之後,我去那裡定居,我就能刷手機,玩網遊了。”

“你們也想移民?”皇帝宇文邕掃了這二人一眼。

宇文憲和獨孤信,連忙低頭請罪。

“算了,神州國的科技比我們發達千倍,社會製度也比我們完善、先進十倍。法律比我們公平百倍。禁止我們的百姓移民去神州,那是冇有用的。”

宇文邕苦笑道:“如果我是一個小民,我也想移民去和平一村啊。”

撂下這句話,宇文邕就起駕回寢宮了。

三年後,宇文邕等大炎皇朝皇族,移民馬達加斯加島和平一村,自動獲得神州國籍。

大炎皇朝不複存在,整箇中元界併入了神州國。

一百三十年後,楊柳大限到了,安然離世。

除了師父陳四海,杜飛在地球上,再也冇有一個故人了。

就連杜飛的女兒楊沫,也已經去世了十幾年了。

杜飛和楊柳,相伴的最後十五年,一直都在過二人世界。

這十五年來,他們冇有見他們的孫子、孫女一麵。

就連楊柳的身後事,也是杜飛一個人操辦的。

杜飛把楊柳的遺體,安葬在玄天秘境。

然後他和師父陳四海,共同吸收神農鼎內能量真元,最終引發了,雙重的地仙九劫。

三個時辰之後,陳四海渡劫失敗,身死道消,墮入輪迴。

而杜飛卻渡劫成功,帶著神農鼎飛昇神界,繼續追尋,屬於他的造化和機緣。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