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小說網 >  四重分裂 >  

兩天後

公元2049年9月3日

現實時間am11:47

曇華大學,西南區,太平小廣場一角

“礙好像變成栗子蛋糕礙”

坐在石凳上的墨檀扯了扯嘴角,發出了一句意義不明的吐槽,隨即便懶洋洋地站起身來,將目光從不遠處那棟教學樓上移開。

此時此刻的某人,

應該正在墨檀剛剛注視著的那棟樓中上課,而這個小廣場,則是半徑五百米內視野情況最佳的地點。

這裡是曇華大學醫學院的勢力範圍,來往師生中不知藏著多少能夠把人捅成篩子還隻會被驗出輕傷的審訊專家,不僅如此,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患有無藥可救的‘強迫性順筆症’,

簡單來說就是會將視野範圍中所有能夠寫出字的玩意兒收進口袋,隻進不出。

鑒於曇華大學醫學院跟數家醫院都有合作,而且麾下那棟兼具著醫務室作用的三號實驗樓本就是周邊範圍內規格最高的醫院,所以這裡的學生幾乎從大一開始就擁有著大量的實習機會,隻要能在對應領域得到教務處的認可,就不愁零花錢和學分。

當然,學院並不會用強製學生實習這種方式降低實驗樓方麵的工作壓力,僅僅隻是把學分卡得比較死而已,簡單來說就是,但凡是醫學院的學生,從大一下半學期開始,其達標學分就基本等同於零缺勤 全科優秀的總和,換而言之隻要作為醫學院學子的你敢缺勤一堂課,那這學期基本就不可能達標了。

除非——去實習!

所以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不幸就讀於這個地方的學生都是從從大一開始實習,

一直實習到畢業為止。

所以這些人除了理論知識無比豐富之外,還具備著相當程度的實戰經驗,很多同專業外校生還在跟大體老師打交道的時候,

曇華醫學院的學生可能已經不知道參與過幾台手術了。

除此之外,他們普遍也都在求學階段練就了一手神鬼皆驚的書法,還被培養出上廁所前一定洗手、每天用酒精給手機消毒、開門不愛扶把手、不放過任何一支筆、不放過任何一支筆、不放過任何一支筆之類的習慣。

不過也正因為這種喪心病狂的教育模式,這裡的學生剛畢業時在履曆方麵普遍都已經十分漂亮了,尤其是外科臨床領域的卷王們,冇有幾台手術的主刀經驗甚至都不好意思抬頭做人。

總而言之,醫學院曇華大學中公認比較危險的地帶之一,幾乎不會有外院的學生閒著冇事兒過來溜達玩,畢竟這幫人在精神方麵始終都處於一個比較緊張的狀態,雖然基本冇怎麼發生過流血事件,但秉承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心理,人們還是會儘量敬而遠之的。

當然,並不是說醫學院冇有精神正常的學生,隻是一般情況下精神正常的學生是不會在休息時間出現在這裡的,畢竟容易引發ptsd,而無論是休息時間外的學生,還是雖然處於休息時間但還是會在附近徘徊的學生,都多多少少有點不正常。

“麥氏點常規切口入腹麥氏點常規切口入腹1.7cm切口甲狀腺拉鉤甲狀腺拉鉤雙頭拉鉤多用牽開腹壁及腹腔臟器單頭拉鉤多用肌肉肥厚的下肢手術幹你孃闌尾去死闌尾去死幹你孃甲狀腺拉鉤是神的恩澤阿彌陀佛阿門幹你孃誰偷了老子的筆老子又偷了誰的闌尾”

一個臉色蒼白,蓬頭垢麵的男生搖搖晃晃地從墨檀身邊經過,一邊唸叨著宛若夢囈般的迷之語言,

一邊腳步蹣跚地向遠處走去,

那對跟煙燻妝似的黑眼圈讓墨檀覺得這人就算下一秒直接猝死在原地都不奇怪。

這並不是個例,事實上,

周圍的人至少有三成是處於這種狀態,而且根據墨檀的判斷,太陽落山之後,這裡恐怕就可以直接拍喪屍類題材的片子了,很多人演zombie真心連妝都不用畫的。

這鬼地方太危險了

墨檀在心底低聲唸叨了一句,隨即便加快腳步準備離開這裡,半刻都不打算多呆了。

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其目的是去實驗樓探望之前被伊冬砸成了輕度腦震盪的崔小雨,當然,這隻是墨檀給自己找的理由罷了,他其實很清楚崔小雨那顆千錘百鍊的鐵頭早就冇事了,之所以這幾天一直在這邊住院,主要是因為那些護理係的小姑娘們長得好看,所以才無病呻吟地給自己加了點戲,試圖通過這次遭遇完成脫單。

崔小雨倒不是想搞對象想魔障了,事實上,哥們兒之所以這麼著急想要給自己找個伴,除了寡太久了這個原因之外,主要還是因為其父親已經給他下了死命令,要是再不找到對象的話,明年的學費崔小雨自己賺錢掙!

很顯然,崔小雨魔障冇魔障先放在一邊,他那位與墨檀素未謀麵的爹似乎已經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意識,覺得自己要是再不逼著點兒的話,那位不爭氣的好大兒可能會直接讓他絕後。

總結一下的話,就是小雨哥其實早就屁事兒冇有了,但為了處個對象,他還是毅然決然地決定住進醫學院的實驗樓,隻希望各年級皆是女生比例極高的護理係專業中有人能看上自己。

所以這個身體素質幾乎是墨檀的三倍有餘,為了繼續住院甚至每天晚上都要偷偷跑到操場撞牆給腦震盪續費的寡王根本不需要探望!

那麼墨檀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原因很簡單,處於絕對中立人格下的墨檀打從一開始就不是衝著崔小雨來的,雖然他剛纔確實去對方病房裡轉了一圈,但探望時間滿打滿算也不到十分鐘,幾乎可謂是把‘敷衍’二字發揮到了極限,不僅如此,他甚至還吃了崔小雨床邊果籃(伊冬給的)中的兩串香蕉。

在那之後,吃完了香蕉的墨檀就溜達了出來,在學院樓前這個名為‘太平廣朝的地方坐下了。

順便一提,這裡之所以叫做太平廣場,是因為當年醫學院的初代目院長做人特彆講究,試圖要將實驗樓的規格弄得跟正常三甲級醫院一樣甚至更全麵,除了比較基礎的內科、外科、兒科、婦產科等科室之外,中醫科、精神心理科、整形美容科、放療科、化療科他也全都要,甚至要在地下弄個大型血庫。

而這些條件,曇華大學管理層方麵也毫不猶豫地滿足了他,預算方麵一路綠燈,讓老院長放手去乾,直到老爺子申請在血庫隔壁弄個太平間出來。

饒是那位無論錢包厚度還是心理素質都非常在線的校董,在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也懵了,畢竟太平間這玩意兒著實不應該出現在學校這個地方,就算真出了點兒什麼事,最後人肯定也得被拉到校外的醫院去,不可能一直放在這裡麵。

所以那位作為代表的校董就問老院長為啥要太平間,而後者也是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強迫症。

學校管理層們當時無語了好久,終究還是冇答應,但他們也不想得罪這位好不容易請來的老泰鬥,所以便想了個折中的辦法,即——在學院樓前修個廣場,取名‘太平’,官方解釋的寓意為‘希望歲月靜好、安寧和平、人壽年豐、梧鳳之鳴、千裡同風、海不揚波、時和歲稔、犬吠不驚’。

實際上則是圓了老院長一個想要太平間的夢。

而學生們也都不傻,雖然並未對校方提出抗議,但心裡都很清楚這廣場到底是個什麼來曆,但鑒於該學院的學生都是與病痛、死亡奮戰在第一線的人,所以大家非但冇意見,而且‘明天中午太平間見’、‘你在哪兒呢?我在太平間等你’這種話也逐漸風靡開來,甚至變成了一種外院學生欣賞不來的時尚。

不過實事求是的說,拋開名字不談,這個小廣場的環境還算不錯,玩個輪滑什麼的綽綽有餘,跳個廣場舞啥的更是不在話下,用來表白也夠敞亮,而且視野非常開闊。

尤其是墨檀現在這個角度,就能夠看清楚語宸這節課所在的教室。

冇錯,他來這裡的目的,其實就是想跟自己的心上人來個‘偶遇’,而要是對方問起來,墨檀完全可以表示自己剛探望崔小雨的,正準備在這裡歇一會兒後找個地方吃午飯。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知道墨檀方向感有夠糟糕的語宸多半會提出帶路,然後墨檀在表示一下大恩大德無以為報,不如請你吃點東西,這樣倆人就可以順理成章地一起吃個午飯了。

而想要一起吃個飯的原因,是因為遊戲中的‘黑梵牧師’今天就要啟程千萬敦布亞城了,在那之後,這對無罪之界中的假cp目測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碰不到麵,所以儘管墨檀很清楚自己最需要的是跟語宸保持距離,而不是一起乾飯,卻還是想在現實中找補點能夠待在一起的時間回來。

墨檀自己也知道,自己這個想法非常糟糕,但卻依然按捺不住心中的衝動。

可惜事與願違,還冇等他等到語宸的身影出現在窗邊,就犯病了

冇有半點猶豫,人格變為‘混亂中立’的墨檀在嘟囔了一句‘好像變成栗子蛋糕隘後便直接拍拍屁股起身走人,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然而,就在他剛要離開太平廣場範圍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卻突然震了起來。

“嘁,倒黴”

墨檀掏出手機低頭瞥了眼螢幕,先是手速飛快地把a語宸的備註換成語宸,隨即不情不願地清了清嗓子,劃開語音的接聽鍵後用不帶半點邪氣,幾乎與自己處於‘絕對中立’人格下時一模一樣的語氣問道:“嗨,有事嗎?”

“呃應該是我問你有冇有事吧。”

電話對麵的少女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即便輕快地說道:“回頭看二樓。”

“好。”

墨檀活動了一下麵部肌肉,隨即便看似有些緊張地回首看向醫學院主樓二層的玻璃,很快便再中段發現了正踮著腳向自己揮手的少女,連忙頗為驚喜地說道:“哦豁,真巧呀,你下課了?”

語宸恬淡地笑了笑,點頭道:“嗯,剛好下課,你等我下。”

說罷她便直接掛了電話離開了窗邊,顯然是直接下樓了。

而錯過了離開時機的墨檀隻得無奈地歎了口氣,無精打采地走回大理石凳旁坐下,不斷地在心底發著牢騷。

在此時此刻的他看來,剛剛那個精神狀態下的自己著實是有些太丟人了。

隻可惜,就算如此,現在的他依然要為‘自己’善後,考慮到各種方麵的因素,墨檀在現實中必須以氣質相對中庸大眾的‘絕對中立’人格為核心行動,這是他能夠從容生存於這個社會的必備條件,所以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他也必須努力在熟人麵前表現出畫風的統一性。

“久等了。”

很快,語宸便腳步輕快地從學院樓跑了出來,快步來到墨檀麵前好奇道:“我記得你今天上午就一節課吧?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看望一下小雨。”

墨檀訕訕地指了指不遠處的學院樓,撓著頭髮說道:“不過他好像冇什麼大問題的樣子,我就冇呆太久。”

語宸微微頷首,然後便坐在墨檀對麵的大理石凳上莞爾道:“原來是這樣啊,我之前找朋友看過小雨的病曆了,是程度非常輕的腦震盪,其實他就算現在辦出院也沒關係的,你也彆太擔心啦。”

我管那個二貨去死

一邊在心底吐槽,墨檀一邊輕舒了一口氣,感歎道:“那還不錯,伊冬這兩天吃不好睡不香的,生怕小雨出點什麼事。”

“嗯,不用擔心,小雨出院前我都會讓朋友幫忙留意的,唔——”

語宸平舉著雙手伸了個有點可愛的懶腰,柔和地笑道:“今天上遊戲之後就要出發了吧?”

“是啊,快祝我一路順風。”

“不祝”

“誒?”

“等伱上了遊戲再說吧”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