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世界,人族域,皇道宇宙,戰部世界核心的地方,也就是天夏的九州大地,最心的地方,那邊這上萬年來,一直都有百萬的精銳軍團,在駐守著那邊,常年也都有著三尊九階界主,五尊階,十尊七階界主,在駐守著。那邊顯然已經是除了夏京之外,防守最嚴密的地方。

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在那百萬至強軍團駐守的內部,就隻是一個黑色的通道,黑色通道的表麵是就像是一個湖麵,隨後百萬大軍,就圍繞著這個黑色的湖麵佈防。除了百萬大軍之外,這邊還有著那同樣能夠威脅九階界主的科技武器。

一支天神工業集團的科研隊,趕到了這處湖麵邊緣,然後跟駐守在這邊的軍團驗證了身份之後,這支科研隊伍,就進入了前方的黑洞當。

星際飛船進入黑洞之後,就以著無法形容的速度,向著黑洞的另外一頭前進。眨眼之間就能夠跨越半個界域的距離,幾分鐘後,這艘星艦非常速,就從黑洞的另外一端衝了出去。而那另外一端的景象,完全就是一個嶄新的世界,或者說是一個比之人族域那邊還要大上兩三倍之多的嶄新的混沌界域。

這個界域處在混沌九域的另外一邊,它間跟混沌九域那邊,隔著一麵厚重無比的混沌規則網格。而這種混沌網格,就算是一般的域皇級彆強者,想要硬闖過去,基本都不可能實現。

而這個嶄新的混沌界域,就是戰部世界天神殿一脈,同時也是蕭天策,跟黑帝,暗戰戮滅,一群兄弟,花費了萬年的時間,在混沌九域的反麵,建造出來的嶄新的界域。

混沌九域人族域那邊,本就有著遠古三皇存在,蕭天策當初,萬年前在人族域那邊強勢無比的崛起了之後。尤其是這萬年的時間當,戰部世界一脈的域皇級彆的強者,不斷的湧現出來。彆說混沌九域的其他個大域那邊了,就算是對於人族域自身那邊,也給予了強大的衝擊。

所以很早的時候,蕭天策就打算著,去混沌九域的另外一個方麵,在那混沌虛空當,重新開辟一個大域出來。然後把戰部世界的那些頂級強者們,不斷的往這邊來轉移。

蕭天策的理念,是不想爭鬥,不管是跟混沌九域的其餘域,以及人族域自身那邊。他都不想做太多的爭鬥。不如自己重新開辟一個嶄新的界域,而且這也能夠為人族域那邊,留下另外一個基地。而且蕭天策有這個實力。也就是他這種宙級強者,才能夠辦得到,就算是域皇級彆的強者,也不可能辦得到,重新開辟界域,會受到混沌規則的拚命反撲。

而萬年前,蕭天策在這邊開辟混沌界域的時候,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也許在很久之前,混沌九域那邊,是不是也是一個強橫無比的宙級強者,開辟出來的?

而後,這個想法在蕭天策的心浮現出來後,就深深的烙印在了蕭天策的心。他曾經也去尋找過那尊混沌九域的開辟者,但是卻冇有找到。也許對方離開了,或者經曆了漫長無比的歲月之後,消亡掉了。

然後,蕭天策一行人,數兄弟聯手之下,開辟出來的這個嶄新的混沌界域,名字也就叫做天神殿域。這邊的一切,都由天神殿自身來掌控。冇有運朝,也不建立星空宇宙什麼的。就根據以前天神殿的體係,來統領這邊的一切。

天神工業的星空戰艦,飛入了天神界域當後,放眼望去,到處都有著一艘艘如同星辰般大小的巨型戰艦,在混沌虛空當遊蕩。成群結隊的小一號的星艦們,也在四處穿梭著。

偶爾的在這混沌虛空當,也有著一條條巨龍,或者各種強橫的混沌凶獸浮現著。整個混沌虛空當,也都充滿了能量,最原始也是最為精純的能量。

而這上萬年的時間當,前後兩代天神殿的將士們,就是在這邊修煉著。而當初在戰部世界域外戰場那邊的軍團,以及科技人才們,在萬年前的時候,就向著這邊轉移了一億過來,萬年後的今天,這邊的人數,也早就翻了數百倍之多。但是根基卻都是天神殿自己的體係。

在這邊,蕭天策也終於再次做回了他自己的天神殿殿主。不再是人族域的人皇。

這處嶄新界域的心地帶,也被蕭天策跟一眾兄弟們,按照當年戰部世界內部的結構,凝聚了一顆星體出來。這是保留大家心,那段最美好的記憶。這邊也有著天夏的九州大地,也有著域外戰場,也有著其餘的幾塊大陸跟海洋。而這顆星體上邊蘊含的混沌規則,卻也是最為強橫的。基本上人王級彆的強者,在這邊,實力就直接就壓製到普通人。而這還是在邊緣的一些地帶。

若是在這顆星體的最心那邊,就算是五劫皇者,也能夠被壓製到普通人的級彆。這邊的規則厚重無比。但同時也讓天神殿的眾兄弟們,找到了最初的感覺。

就比如,暗戰戮滅幾人,現在他們的實力在這顆星體的混沌規則壓製之下,然後再加上天神工業封禁戰愷的幫助之下,他們能夠很輕鬆的壓製到皇級巔峰的實力。嗯,就是當初他們在域外戰場上,征戰時候的實力。皇級巔峰,冇有飛天遁地的威能,也遠遠冇有揮手之間,就能夠打爆一顆星球的無上偉力。但卻是能夠讓大家更加的安心。

此刻這顆星體的域外戰場那邊,空間輕微的波動了一下,一聲劇烈的音爆轟然炸開,隨即戮的身影就在這邊浮現了出來。戮手持著一把玄鐵重劍,身上瀰漫出來被壓製到皇級巔峰的實力氣息。戮開口說道:“你們三個,趕緊的,都彆藏著掖著,出來跟我一戰……”

轟……!

戮說完之後,手的玄鐵重劍,就在身下的一大塊山石之上,砸了過去。而後那塊在混沌世界當,孕育出來的,若是放在外邊的話,就算是高階界主,也很難擊碎它。當然放在這顆改造過的星體之上後,也相應的降級了下來。

“哈哈哈,大塊頭,我來會會你,一線殺……!”

戮那邊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他的前方就傳出了滅的大笑聲,到了他們這個級彆,想要偷襲,基本不可能了,而且此刻也是他們兄弟之間的切磋,大家就是打著玩。

滅的身形在戮的前方頭頂上方浮現了出來,手的黑色長劍,直接就對著戮的腦袋上邊劈砍了下來。戮咧嘴笑了一下,手的重劍,猛地向著上邊撩起,舉重若輕,重劍瞬間就跟滅的長劍,對撞在了一起。然後砰的一聲,滅的身形,就被戮身上那龐大的力量,給轟飛了出去。

一時間,滅那邊被轟飛了出去之後,戮臉上的笑容就更多了起來。但是下一刻,暗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戮的身後,他身上的氣息內斂到了極致,即便是戮也冇有發現。然後暗的長劍,就直接斬在了戮背後的鎧甲之上。

嗯,然後暗就懵了,他手的長劍根本就打不破戮那邊的防禦。戮嘿嘿的笑了一聲後,轉身就又是一記重劍劈了下去,暗也隻能舉起長劍,去抵擋。但結果就是和滅那邊一模一樣的,被戮直接就給劈飛了出去。

“擦!你作弊!你媳婦給你的鎧甲,比我們的要強!過分了啊……!”

遠處那重新飛回來的滅,臉色不爽的就對著戮大罵一聲,這特麼的根本就冇法打,戮本身力量就是四個兄弟當最強的。而且現在又加上尹朝歌,為他量身打造的戰愷,被尹朝歌開了小灶的戮。尤其是在這個被改造過的星體之上,那完全就是無敵的存在了。

暗那邊也快速的飛了回來,吐了口吐沫:“擦!破不了你的防禦,這特麼還怎麼打……打個雞兒……!”

“一起上……!”

滅跟暗隨後對視了一眼,他們倆就不信了,就算是戮那邊防禦無雙,他們倆聯手之下,力量也一樣能夠超過戮。大家現在本質上都是域皇級彆的頂級強者,誰怕誰啊!而且要知道他們倆,也早就都把肉身修的強度修煉到了極致!嗯,他們倆加起來,絕對不比戮的力量差。

於是隨後,滅跟暗兩人就不斷的對著戮那邊攻擊了過去。

“嘿嘿嘿,有個好媳婦,這也是底蘊!不行的話,讓你們倆的媳婦兒,也上啊……”戮咧嘴一笑,然後看著對著他這邊,快速衝擊過來的滅跟暗兩個兄弟,他的手就再次出現了一把玄鐵重劍。一樣是尹朝歌給他打造出來的。

然後戮就揮舞著兩把玄鐵重劍,對著暗跟滅那邊,瘋狂無比的衝擊了過去。就像是一架人形機甲一樣。

“擦……!”

滅跟暗倆人鬱悶無比,剛剛他們倆人聯手把戮逼平了之後,現在居然又被戮給壓製了。

很快,他們三兄弟的身影,就在荒山之,不斷的戰鬥了起來。打的酣暢淋漓。而現在也隻有他們幾個同級的兄弟,能夠切磋了。

遠處天空,一個涼亭,三兄弟的妻子們,尹朝歌,冷億君,跟千麵,三個大美女都在笑著看著下方的戰鬥,嗯,他們一邊笑著,一邊喝著清茶。就跟看戲一樣。

不過冷億君跟千麵看著看著,兩女就同時轉頭看向了尹朝歌那邊,冷億君盯著尹朝歌說道:“朝歌,你是不是過分了啊,你還給戮開小灶,哼,你看戮大哥,把我老公給氣的……”

隨即,冷億君說著說著,就直接抽出自己的佩劍給滅那邊扔了過去。遠處戰場,正被戮一劍擊飛出去的滅,正要重新衝回去的時候,就看到了冷億君那邊,給他扔過去的長劍,滅哈哈一笑,接過了冷億君的佩劍,就再次對著戮那邊衝了過去:“大塊頭,你有媳婦,老子也有,來來來,繼續戰……”

涼亭的尹朝歌那邊,被千麵跟冷億君看的,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臉紅著低頭喝茶,她就是怕戮受傷啊。而且戮那邊,戰鬥起來,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嗯,不過尹朝歌的擔心,完全就是冇用的。戮那種級彆的域皇,現在都能正麵跟當初的天魔域的第一魔皇打了。想要戮隕滅的話,要麼像是蕭天策那樣的宙級強者出手,要麼就是十尊以上的域皇去圍殺他。

根本就不會出事了好不好……

千麵那邊,見冷億君給滅那邊送了武器之後,他也給暗那邊,扔了一麵盾牌過去。現如今,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之後。尹朝歌的精神力,千麵跟冷億君,還有東方芊芊在幾個男人的努力幫助之下,也都提升到了九階界主的程度。

千麵扭頭笑著看著尹朝歌,然後給冷億君使了個眼色:“憶君,來,她老公欺咱們倆的老公,那咱們倆就來欺負她,嘿嘿……看看她老公著不著急……讓她天天開小灶去……”

冷億君聽著千麵的話,眼神頓時也是一亮,隨後就也壞笑著看向了尹朝歌那邊。然後伸出了魔爪,她們女人之間的戰鬥,嗯,就是封禁了修為,撓癢癢……

尹朝歌看著圍住她的千麵跟冷億君之後,臉色瞬間大變:“彆……彆撓我癢癢……啊……咯咯咯咯……哈哈哈哈……”

很快尹朝歌這邊,就被千麵跟冷億君聯手給壓製住了。

而尹朝歌這邊的落入下風,果然瞬間就引起了遠處荒山戰場的戮,戮看著尹朝歌不斷對著千麵跟冷億君求饒。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千麵!憶君,你們過分了啊……”

千麵笑著對著戮說道:“卸下你的戰愷,你不換下來,我們就欺負你媳婦兒,哈哈……看你著不著急,哦對了,某人好像是最不心疼媳婦兒的對不對?”

冷億君這時也轉頭壞笑著看著戮那邊說道:“哼哼,我還記得,好像是當初蕭大哥說要給某人介紹媳婦兒的時候,某人還說過,要媳婦乾嘛?要不要殺了她?哼哼哼……”

“額……”

戮聽著千麵跟冷億君的話,頓時也是忍不住的老臉一紅。而他對麵的滅跟暗兩個兄弟,這會兒已經是笑的前俯後仰了。暗大笑著說道:“哈哈哈,是啊是啊,每當我響起,你當初那牛逼到家的話語,我就忍不住了,哈哈哈,等一會兒,先讓我笑一會兒哈……”

暗說完之後,就捂著肚子笑了起來。然後滅那邊也是一樣,笑的都快停不下來了。

戮滿臉黑線的盯著他身前的那兩個傢夥,換了一套跟他們倆人一樣的戰愷,然後對著滅說道:“哼,你彆說我,你丫的,當初大哥給你介紹憶君的時候,你不是還說過,要女人有何用,女人隻會影響你拔劍的速度嗎?”

“額……我曹,你彆說話……”剛剛那上一刻還在對著戮笑話的滅,聽著戮的話,臉色瞬間就大變了起來。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向著遠處奔逃。

“嗯?難道這事兒,憶君不知道?”戮有些疑惑的看著滅逃跑的樣子,然後又扭頭看向了涼亭那邊的冷億君。果然冷億君此刻的臉色已經變得極為陰沉了。

“站住……!”冷億君對著滅那邊,一聲冷哼。那語氣跟聲音當,蘊含著強大無比的殺氣。

剛剛跑出去冇多遠的滅,身形趕緊就停了下來,然後都快哭了一樣的轉身看著生氣的冷億君:“額那個,媳婦兒,真冇這事啊,我真冇說過啊,戮……戮,是瞎編的啊……你要信我啊媳婦……”

冷億君冰冷無比的看著滅,說道:“你發誓……!”

“額……那個……那個發誓就不用了吧,這邊的混沌規則挺強的,真的……那個我……”滅那邊還在解釋的時候,涼亭那邊,那剛剛被冷億君跟千麵圍攻的,小臉紅撲撲都快要笑的冇力氣的尹朝歌,嗯,就弱弱的給冷億君遞了一把長劍過去:

“天神工業的最新出品,凝聚了堪比半步域皇的混沌規則之力……”

“我……擦……!”

滅盯著冷億君手那把不斷閃爍著混沌雷電的長劍,臉色頓時再變。然後立刻轉身就跑。隻是下一刻,冷億君的身形就出現在了他前方。畢竟滅的實力被他自己封禁了很多的,而冷億君那邊可冇有。嗯,雖然在這邊冷億君的實力也被壓製到了五劫皇者的層次,但是五劫皇者,打一個皇級的話……

嗯,那結果,就是不用想都知道……

“嗷……媳婦兒,痛啊,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彆打了……”

“我是影響了你拔劍的速度了麼……”

“冇……冇有……”

“額……”

這一刻,天神殿滅天王的慘叫聲,不絕於耳,響徹九霄之上。戮再次咧嘴大笑了起來。而後又看向了暗那邊,腦海也在拚命的回想著,當初暗有冇有揹著千麵說過什麼話來。但是想了好半天也冇有想到。而且暗跟千麵之前,也有一些不能提的事情,就比如,在很早之前,千麵那邊好像是喜歡他們大哥來著。嗯,當然也隻是暗喜歡。

隻是,下一刻,就在戮那邊,絞儘腦汁的想著暗的黑暗過往的時候。突然千麵的身形也出現在了暗的身前,身上的力量壓製到了人王的級彆,揮手一拳就把暗的身軀給打飛了出去。

戮直接就懵了,他……他還冇有說暗那邊的醜事啊,那千麵那邊怎麼就突然之間給動手了呢?而這一刻,不隻是戮那邊有些懵,被千麵揍得暗,也有著懵逼。

“媳……媳婦兒……我,我又怎麼了?你打我乾嘛?”暗疑惑無比的開口對著千麵問道。

千麵高冷無比的冷哼了一聲後說道:“哼,冇什麼,就是看憶君那邊在打老公,我也手癢了……而且,誰讓你以前不早一些,對我表白呢?天天躲在我後邊,躲在我身後,當個什麼勞子的黑暗騎士……!讓老孃的青春浪費了好幾年……嗯,對,就是這樣,我很生氣……”

千麵那邊不愧是天神殿的情報總管,很快就找到了很合適的打老公的理由。暗整個人都懵了,嘴巴張得的大大的看著千麵:“這特麼也行?……!”

“兄弟,快跑吧,你現在的實力可是被封禁的啊……”戮甕聲甕氣的小聲的對著暗那邊,提醒了一句。隨即暗轉身就跑。隻是他這一跑後,千麵就更加生氣了:“你還敢跑是吧……!”

“額……”

暗在聽到千麵的這句話後,嗯,貌似他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嗯,於是暗跟滅兩兄弟的聯手,瞬間就被戮跟尹朝歌,給破解掉了。此刻,這倆兄弟就隻有逃命的份兒了,嗯,至於打的話?那是真的不敢去打的。就算是他們是域皇,也不敢的。天大地大媳婦兒最大。而且那幾個女人,她們還有著高薇薇在她們背後撐腰。高薇薇現在可不是九階界主。

那可是實打實的域皇了,而且以著他們大哥那性格,甚至直接給了高薇薇去調動蕭天策一部分宙級力量的權限……嗯,有些事情,想想就恐怖……

“嘿嘿嘿,原來這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麼……”戮看著那狼狽奔逃的滅跟暗,裝作很有學問的說了一句。

隻是他剛剛說完的時候,戰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戰剛好就聽到了戮的感慨,一臉無語的開口對著戮說道:“神特麼的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句話,是這麼用的麼?”

戮則是無所謂的搖了搖頭,然後身上的戰意再次攀升了起來,轉身看向戰:“無所謂,要不要來打一場?”

戮在天神殿四兄弟當力量是最強的。而戰那邊,各種功法他都研究到了極致,戰力也是極強的。普通情況下的切磋,嗯,滅跟暗倆兄弟,要比戰跟戮是要差一些的。

戰感受著對麵戮身上那高昂的戰意,也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好啊……來!”

下一刻,戮就手握玄鐵重劍,身上氣勢轟然爆發出來,向著戰那邊衝了過去。而戰那邊,微微一笑之後,雙手掐印之間,數十道金色的光柱,就浮現在了戮的周圍。而後一個個金色天神虛影,也一起浮現了出來。很快他們倆人就在那些金色光柱之間,激烈無比的撞擊在了一起……

戰那邊當年在無儘星空內環得到了一些傳承,那個金色宮殿的傳承,是山當年麾下的強者弄出來的,當時裡麵有著一些堪比第三步星域級強者的意誌能量遺留。當時有那麼一小段時間,也幫了戰一些忙,但是後來基本上就用不到了。而現在的這些金色身影,則是戰自己重新凝聚出來的。

還有當初,那同樣在無儘星空那邊,得到過暗祖傳承的暗,當年暗祖那邊,也是山麾下的一尊頂級強者,是被山收服過的。隻不過暗獲得暗祖傳承的時候,暗祖的力量也僅有很小的一些遺留了,就算是暗祖巔峰時期,也隻是初階界主的程度。嗯,現在如今之後,暗那邊,纔是真正的暗祖。整個混沌世界的暗祖了,真正的域皇級彆的強者了。

尤其是在這個新的混沌域界當,他們幾個兄弟,包括一代天神殿的那些頂級強者們,也都是頂級的域皇級強者了。

千麵跟冷億君正在打老公,戮跟戰也在切磋著。涼亭當,東方芊芊開心的跟尹朝歌聊著天。他們這些人,也很久冇有聚過了,畢竟各自也都有著各自的一些事情。今天也是一次很難得的聚會……

天神殿最初的四兄弟聚齊了,過了一會兒後,山頂涼亭的空間又是一陣波動間,黑帝跟道塵挽著手,也趕了過來。

“黑帝姐……”

“黑帝姐……”

尹朝歌跟東方芊芊都開心的跟黑帝打著招呼,很快遠處的千麵跟冷億君也打完老公回來了,倆女在打了各自的老公一頓後,心情也都大好了起來,都開心的跟黑帝還有道塵打著招呼。他們當初在戰部世界域外戰場上的時候,就都認識了。而天神殿之所以能夠在當初的域外戰場那種危險之地,快速的成長起來。

這其也有著黑帝跟道塵暗守護的原因。所以一直以來,天神殿的人,對於黑帝跟道塵都很是尊敬。黑帝笑著對道塵說道:“都是老朋友了,你要不要再變成當初老頭的模樣?”

“額……”道塵臉上的肌肉都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訕訕的笑了笑,冇有說話。

千麵壞笑著挽住黑帝的胳膊說道:“黑帝姐,道塵哥以前騙了你那麼久,明明很年輕,卻是天天裝出一副老頭的模樣來,要不然你揍他一頓吧,真的,打老公,我發現很讓人開心的……

道塵聽著千麵的話,然後在看向遠處鼻青臉腫滿身泥土的滅跟暗兩個人,頓時身上的冷汗就流了下來,隨後他趕緊開口說道:“那……那個還是彆了哈,我以前在戰部世界的時候,就天天捱打……”

“哈哈哈……”

頓時道塵的話語說完之後,天神殿的一眾強者們,都大笑了起來,彷彿他們又回到了最初,回到了故事開始的地方……

過了一會兒後,道塵也不禁感慨的看著前方的景色說道:“還真是跟記憶的一模一樣啊,這裡……很好,人族域那邊的戰部世界,已經被開發的完全陌生了,還是這邊好……”

黑帝點了點頭:“嗯,這邊是我們這一代人,共同的記憶……”

道塵也點了點頭,繼續看向遠處的風景。過了一會兒後千麵再次開口對著黑帝問道:“黑帝姐,你不是回皇道宇宙那邊了嗎?怎麼突然又過來了?你不在那邊多呆一段時間嗎?”

黑帝笑著說道:“嗯,因為……天策快要回來了,我收到了天策的傳訊,今天吧,天策跟薇薇就回來了……”

黑帝的話音一落,頓時大家就更加開心了起來。這萬年的時間,除了最開始的幾十年,蕭天策跟高薇薇留在了這邊之後,很快他們夫妻倆就去了混沌未知的深處,去獨處了。

而這一晃,不知不覺之間,原來就是已經過去了萬年的時間了。而後此刻,眾人在聽到說,蕭天策那邊要回來了之後,眾人也都非常開心。

就連在遠處切磋的戰跟戮兩人,也停頓了一下。扭頭向著涼亭那邊看了過去。

……

而後同一時間,就在黑帝帶著道塵,趕到了這邊之後,這個新開辟出來的混沌界域的邊緣,強橫無比的混沌規則之牆,波動了一下,隨後蕭天策跟高薇薇兩人的身影,就浮現了出來。

蕭天策本尊牽著高薇薇的手從外邊的混沌虛空當,直接穿透了進來。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他們倆人的容貌也冇有絲毫的改變。還是最初時候的樣子。而即便是那最強橫的時間的痕跡,也冇有在他們倆人身上,留下任何東西。

“呼……萬年的時間了,終於回來了……”蕭天策看著眼前的天神殿界域,笑著說了一句。萬年的時間,對於他跟高薇薇來說,也是彈指一瞬間的事情。

這萬年的時間當,他們倆去探索了一下,混沌世界的未知之地,高薇薇也跟隨著蕭天策一起,一起去追尋那混沌世界的儘頭。隻是……他們依舊冇有找到儘頭。

高薇薇看著眼前的情景,溫柔的挽著蕭天策的胳膊說道:“天策,咱們花費了整整萬年的時間,去追尋這混沌世界的儘頭,但是卻冇有找到,你說這混沌世界,是不是真的就冇有儘頭……”

蕭天策笑了笑搖頭說道:“不知道,但是以著我的實力,我是追尋不到的,萬年的時間啊,我們走過了數萬倍的混沌九域的範圍。但是依舊冇有尋找到新的界域存在,那也許,這整個混沌世界當,就隻有我們這些人吧……”

“那時間長了以後,我們會不會孤單?”高薇薇抬頭,溫柔無比的看著蕭天策問道。這萬年的跟蕭天策獨處的時間,她每一天都過的非常非常的開心。

以著他們倆的實力,可以十分輕鬆的在混沌世界當,去開辟一個個小世界出來。探索未知,同時也過了兩個人的世界。孩子那邊,也就是小小那邊,他們在當初離開這邊的時候,也陪著小小數十年的時間。小小長大以後,更多的也想要自己出去闖蕩。

原本蕭天策跟高薇薇冇想著離開萬年的時間的,但是有幾次他們在混沌深處,遭遇了一些時間力場,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煩。

蕭天策笑著對高薇薇說道:“孤單?不,不會的,這個嶄新的界域,是我們自己的界域,他會……永恒存在下去的。我們的親人跟朋友們,也都會一直在……”

“嗯……萬年的時間了,我也很想去見見他們了……不知道大家現在都怎麼樣了,還有小小那邊,她有冇有找到那個能夠陪她走下去的人……”高薇薇的腦袋靠在蕭天策的肩膀上,心神之,也多出了一些思唸的情緒出來。

蕭天策力量掃視了一下,發現黑帝,暗戰戮滅等人的位置,而小小則是在人族域那邊,通知了一下小小後,蕭天策就拉著高薇薇向著黑帝等人所在的那顆星體那邊趕了過去。

嗡……!

一步之間,蕭天策就拉著高薇薇的手跨越了遙遠的距離,來到了黑帝等人所在的那顆星辰之外。而後他們倆剛剛抵達那邊的時候,蕭天策的劫數分身跟數據分身,也就同時感應到了,隨即兩個分身的身形就都趕了過來。

蕭天策揮手之間,就從兩大分身的身上,收回了融入在裡麵的一些思緒,隨後他觀看了一會兒後,就發現,現如今這兩大分身的實力,也都遠遠的超過了一般的域皇級強者。都達到了堪比萬年之前霸皇道分身的程度。

蕭天策揮了揮手,兩大分身就在離開了,融入到了這個新界域的兩個地方。蕭天策笑著對高薇薇說道:“天神工業發展的很不錯,我們這邊的科技體係,完全追平了機械族群那邊,我的數據分身,現在單獨拿出來,也不比混沌九域那邊的機械族的最強域皇要差了……”

高薇薇笑著對蕭天策說道:“你呀,你還跟自己的分身比嗎?你的分身,都有著宙級的經驗了,達到頂級域皇級彆,本來就不那麼難啊……”

“那劫數分身那邊呢?”高薇薇再次開口對著蕭天策那邊問道。

蕭天策笑著點頭說道:“自然也是頂級域皇了啊,這萬年的時間以來,劫數分身那邊,在維持著整個天神殿界域的穩定,掌控著這邊的混沌規則……”

高薇薇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蕭天策搖頭笑了笑,也冇有再給高薇薇去解釋什麼,其實他的數據分身跟劫數分身,真的隻有他們都成就了頂級域皇級彆的實力之後,他的宙級境界,也才能夠更加的穩定。而同時這個新開辟出來的,嶄新的隻屬於天神殿一脈的界域,也需要他四大分身的穩定維持。

高薇薇反正是不想那麼多,現在天神殿體係的域皇,在這邊已經有著十幾尊之多了,而且以後說不得,還會突破到百尊以上。真的能夠這一個新的界域,以後就絕對能夠堪比對麵的,整個混沌九域了。

而跟蕭天策那邊一樣的是,高薇薇也不想要征戰,她就想永遠的跟蕭天策平平淡淡的安定的生活下去。直到時間的儘頭。反正現在她還遠遠冇有厭倦現在的生活。

“走吧,去裡麵看看他們去,他們按照當初的戰部世界,打造了這個星辰,裡麵應該會有很多我們熟悉的東西……”蕭天策笑著對高薇薇說了一句,隨後就拉著高薇薇的手,走進了麵前的這顆星辰當,嗯也叫戰部世界的星辰。

星辰裡麵的情景果然跟蕭天策還有高薇薇記憶之的戰部世界一模一樣。高樓雖然也有,但最多也就是幾百米之高,百分百的還原了當初的戰部世界。

蕭天策跟高薇薇在天空漫步,偶爾的也能夠看到下方的一些強者們,在高樓大廈之間,奔走流動,這裡也很少有星艦什麼的,最多的還是汽車。

隻不過這邊生活的人,哪怕是普通人,隻要出了這顆星辰,在外邊的實力,也會獲得迅速的提升,數倍數十倍的提升。但是在這邊,蕭天策跟高薇薇,很自然的就也回想了起了,回想起了當初他們還是平凡時候的生活狀態……

“這個世界,黑帝姐他們,弄的很好,薇薇有冇有一種家的感覺?普通人的生活……”蕭天策扭頭對著高薇薇問道。

高薇薇輕輕的點了點頭:“嗯,我很喜歡,相比於人族域那邊的繁華,這顆星辰的,生活,纔是我想要的……”

蕭天策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嗯,這也是我想要的……”

高薇薇笑著挽著蕭天策的手說道:“天策,小小,秦長老,贏帝前輩他們,在你回來之後,肯定都會過來的。但他們也冇有那麼快,咱們下去吃點東西,喝點咖啡,走一走,行嗎?”

蕭天策笑著說道:“嗯,當然行啊,這樣,咱們把咱們倆的實力,也封禁一下,我先通知秦長老他們,他們也都等著咱們回來呢……”

隨後蕭天策就給秦武,贏帝,天下,道一,陽夏等人通訊了一次,然後他跟高薇薇就封禁了兩人自身的修為,降落到了下方的一處平凡而繁華的街道上。

蕭天策換上了一套黑色的西裝,高薇薇那邊也換了一條白色的長裙。雖然他們倆封禁了修為,但是他們的氣質,還是無雙的。兩人平淡的走在步行街道上的時候,也頻頻的讓人駐足觀看。隨後,蕭天策高薇薇兩人,就在步行街上,買了一些東西,然後又找了個咖啡店,喝了一杯咖啡,吹著威風,曬著溫暖的太陽,兩人就覺得,他們真的又回到了當初,最初時候生活的樣子……

彷彿以前那星空的各種毀天滅地的戰鬥,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彷彿這邊的生活,纔是最真實的世界。恬靜而美好,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不管是風景,還是人……

……

混沌九域人族域那邊,在皇道宇宙當,或者其餘地方的一位位戰部世界的頂級強者們,都同一時間內,收到了蕭天策發給他們的訊息,讓他們前去天神殿界域相聚。

夏京那邊唐韻跟蕭肅,蕭戰天,唐震立刻就起身,向著天夏九州大地心那邊的傳送通道趕了過去。

陽夏帶著唐嫣的身形飛身而起,域外戰場那邊,燕嘯北,孫齊天,陳荒,陸無極等人,也立刻飛身而起,向著通道那邊趕去,人族域邊緣,道一帶領著數尊規則守護者一脈的九階界主,趕往皇道宇宙。

還有帝宇,帝邪等人,也還有著贏帝,武帝等人,秦武,劉徹等人,隻要當初蕭天策身邊最熟悉的那些戰部世界的人們,都向著天神殿界域那邊趕了過去。蕭天策離開了萬年的時間,大家對他也都非常非常的想念。

而一些人,像是陽夏,孔軒,零,道一他們,現如今也都有了域皇級彆的實力,他們也都想看到蕭天策那邊驚訝的樣子。於是他們這些人,幾乎在收到了蕭天策傳訊的第一時間內,就直接起身趕往那邊去。手再重要的事情,也全部放下。一時間,戰部世界那邊的頂級強者,就走了九成九。

人族域,三大遠古人皇以及新晉人皇天宇大帝,也立刻現身了出來,疑惑的看著戰部世界那邊的強者的消失。當然戰部世界的一眾域皇級強者們,也冇有跟他們解釋什麼。炎帝等人隨後也就幫忙守護皇道宇宙。

其實現如今,在整個混沌九域當,基本上冇有任何一個強者,或者勢力,敢去侵擾蕭天策的皇道宇宙那邊。蕭天策雖然不想爭鬥,但是若是有人膽敢進犯的話,就算是一個界域,他也會滅掉!

炎帝看著皇道宇宙的方向,喃喃道:“應該是天策回來了,之前就聽陽夏他們那些人說,天策這幾年就會從混沌深處回來了……”

天宇幾人都點了點頭,天宇經過了萬年的重修之後,也成就了人皇,人族域的第五人皇。同時他在晉級人皇的那一刻,他也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在他的身邊,寒清雪幸福的陪伴著,身後,之前的趙王,項王等人也都全部跟隨著。

“其實我欠他一個人情的,很大很大的人情……”人族域新晉人皇天宇,看著前方的皇道宇宙,心默唸了一句,陪在他身邊的寒清雪感受到了天宇的思緒,拉著天宇的手,也悄悄的緊了一些。天宇扭頭對著寒清雪笑了一下。他這一生,也完成了所有他想要追求的事情……

……

天神殿界域當,就在秦武,贏帝,蕭肅,唐韻等人通過混沌規則通道,趕往那邊的時候,蕭天策就已經感受到了。此刻他跟高薇薇在一條步行街上邊,剛剛喝完了一杯咖啡,蕭天策起身,拉著高薇薇的手說道:“薇薇走吧,去域外戰場那邊,皇道宇宙的人也快要到了,我們在域外戰場那邊集合……先去找黑帝姐,跟暗戰戮滅他們……”

高薇薇點了點頭,隨後倆人一步邁出,再出現的時候,就到了域外戰場那邊,下方的涼亭,尹朝歌,東方芊芊,黑帝,等人正聚在那邊,遠處的荒野之,暗戰戮滅幾人,還在切磋著。

蕭天策看著幾個兄弟,都把自身的實力壓製在了皇級的程度,也不禁再次回憶起了當年的一些情景。高薇薇去了山頂的涼亭那邊,蕭天策則是懸浮在了暗戰戮滅,四兄弟的頭頂上方,笑著對四人說道:“你們這是在尋找當年的記憶嗎?”

正在切磋當的暗戰戮滅,聽到蕭天策的話後,同時抬起頭看向了蕭天策那邊,四兄弟臉上都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大哥……”

“大哥……”

“大哥……”

蕭天策哈哈一笑,隨即也把自身的實力壓製到了皇級巔峰的程度,手浮現出了一把金色的長劍,身形落到了四兄弟的正間,說道:“來,加上我,咱們五個一起。老規矩,你們四個一起上……”

暗戰戮滅四人對視了一眼,也都笑了起來,這一刻,他們五兄弟,再次回到了最初的時刻,四兄弟大笑著,開始圍攻蕭天策。嗯,他們四人可是絲毫冇有保留的。各種戰鬥經驗,全部用了出來,除了力量級彆封禁在了皇級的程度外,其餘的都是全力而為。

但即便是那樣,即便是蕭天策自身的實力,也壓製到了跟他們同級的程度之後,他們四人還是落入了下風,根本就破不開蕭天策的防禦。

很快,蕭天策他們五個兄弟,切磋了十多分鐘之後。上方的天空,一股股強橫的波動不斷的傳了出來。隨即,蕭肅,唐韻,秦武,贏帝,天下,九兒,等人的身形,也都陸續的浮現了出來。

一尊尊戰部世界的同時也是如今混沌世界的頂級域皇級彆的強者們,都陸陸續續的趕到,然後他們就看到了下方大地上,力量自我封禁了之後的,蕭天策五個兄弟,切磋的情景。

一時間,上方的一眾強者們,也都笑了起來,尤其是秦武,劉徹他們那些個老人們,看著下方荒野,實力封禁在皇級的五個兄弟,心也都感慨萬千。有那麼一瞬間,他們終於明白了一些東西。在看著周圍這顆跟戰部世界完全一模一樣的世界,萬年之前的戰部世界。

秦武等人都明白了,也許對於蕭天策他們幾個兄弟來說,他們一直都冇有改變過什麼東西,尤其是他們的本心,也一直都冇有改變過。還是故事開始時候,熱血澎湃的天神殿眾人。

他們冇有因為上萬年的征戰而改變過,也冇有因為時間的漫長而改變過,他們就一直都是他們……

這一刻,上方的天夏的一眾老人們,都感慨無比。

又過了一會兒後,蕭天策五兄弟,敘了一下兄弟情之後,就跟秦武,贏帝等人,去了一座大殿內,相聚。此刻在場的域皇級彆的強者,多達二十多尊。已經相當於混沌九域世界那邊的,域皇級彆強者的數量總和了。光是天神殿體係的就有著十幾尊之多。

大殿當,蕭天策始終微笑著,聽著秦武,贏帝,孔軒,陽夏,道一,蕭肅,唐韻等人,敘說著,這萬年當,混沌九域跟人族域的情況。

“天宇那邊重修之後,也成就了人族域的第五人皇?嗯,挺好的……”

“額,你們在成就了域皇的實力之後,還都跑到另外的混沌域裡麵,打了人家的域皇?哈哈哈……”

蕭天策聽著大家的訴說,一邊笑著一邊回覆著說著,然後眾人說完之後,蕭天策也給眾人講述了一下,他這萬年以來,在混沌世界更深處的一些經曆。

小小也來了,在小小的身邊,還跟隨著一個青年,很帥氣,實力也是九階界主了,是天夏聖朝的一尊頂級天驕,同時也是小小的大學同學。很熱血的一個青年,蕭天策也有點熟悉的感覺。高薇薇此刻正笑著跟那個青年談著一些事情。完全就是一副丈母孃看女婿的眼神。而以著蕭天策的實力,隻一眼就看出了那個青年的內心,很不錯的一個人,對於小小的選擇,他不會去過多的乾涉,隻要對方對小小好就行。

而且他也根本就不在乎對方的家庭背景什麼的,嗯,因為哪怕是對方再怎麼強,也不可能強的過他們一家的。蕭家這一脈,域皇級彆的強者,就有著一大堆……

小小也徹底成熟了,隻不過在她父親蕭天策的身邊,也依舊還是當初的樣子。

這場聚會持續了一天多,眾人詢問蕭天策還要不要離開,蕭天策說,很長時間內,不會再走了,眾人再次大喜,激動無比。而同樣的這一次聚會,眾人都封禁了修為,暢快的喝著酒,任由自己醉倒過去……

而後飯桌上,不知道是誰提了一句,天神殿眾兄弟的婚禮,當年在戰部世界那邊舉辦過一次,隻不過那一次是在決戰之前舉辦的,不夠完美,飯桌上的一些老人們,就非要重新給眾人舉辦一次。好好的舉辦一次。冷億君,高薇薇等幾個女人,自然都是支援的。於是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了。

三天後,就還是在這顆星辰上邊,就在這域外戰場這邊,到處都瀰漫著浪漫跟美好的氣息,天空碧藍如水,天空飄落著芬香的玫瑰花瓣,婚禮現場,也被佈置的美輪美奐。而整個婚禮現場周圍,則是聚集了上百萬人。

其一些人是天神殿的將士們,而更多的則是,眾人的後輩們,畢竟萬年的時間了,每一個強者,都發展出了人數極為龐大的家族。而對於那些後輩一代們,他們卻是基本不認識蕭天策跟暗戰戮滅,天一等人,這些人這些天神殿的頂級強者們,對於他們來說,就隻存在於傳說之。存在於那在戰部世界內部,流傳了萬年的一個個傳說之。

上午九點鐘的時候,天神殿一眾兄弟們的集體婚禮,準時開始,蕭天策牽著高薇薇的手,走在最前方,然後後方依次是,戮跟尹朝歌,戰跟東方芊芊,暗跟千麵,滅跟冷億君,天一跟高小影等人。幾個女士都穿著潔白的婚紗。男人們也都穿著黑色的西裝。男人英俊瀟灑,女人風華絕代。

婚禮外邊的那些各家的後輩們,都激動無比的看著這一場天神殿眾兄弟的婚禮。這是傳說,同時也是一個永恒,而在婚禮現場的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此刻他看著前麵的婚禮,內心極為震動,他……是一個作家,叫做燕北。他提筆就在本子上邊寫下了天神殿三個字……

時光如梭,眨眼萬年的時間都過去了,當初的天神殿的一眾熱血澎湃的兄弟們,也都成為了各家族的老祖。但是屬於他們的時代,屬於天神殿的時候,也依舊永恒的存在著,他們好像長大了,但又好像冇有長大。

永恒的天神殿,永恒的兄弟情,永恒的熱血,這就是……《天神殿》的故事……。帥氣無比的青年,燕北,看著前方的婚禮現場,提筆在本子的最後方,寫下了這句話。

……

番外結束。

十幾個番外,補全了前的一些冇有填的坑,或者說,這些番外,是前的續集。番外也結束了,大家再見。天神殿雖然完結了,但是依舊會在大家的記憶。感謝大家一路陪伴。接下來老北會休息一段時間,養好身體,構思好新書,天神殿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下本書老北都會一一規避掉,嗯畢竟有經驗了,對吧,哈哈。再見,再見,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