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無視,舅舅好像在叫你。”

車裡,林菲嘉聽到了林大強喊叫的聲音,她轉身看,卻隻能看到林大強狼狽奔跑的身影。

“叫我?我冇聽到。”蘇無視淡然搖搖頭。

他剛纔就看出林老太太的情況了,不過蘇無視不想治,就讓這老太太在地上躺著吧!

林菲嘉心中無奈,“萬一是姥姥發病了呢?”

“和我有什麼關係?”蘇無視淡然反問。

林菲嘉啞口無言,她猶豫了一下問,“蘇無視,我問你,這車真是你的?”

她不太相信,因為這車肯定是殿主的,蘇無視又不是殿主,那這車怎麼可能是他的呢?

很簡單的道理。

隻要不是傻子,都能分析出來。

蘇美麗,林麗麗也都好奇的望過來。

蘇無視淡然點頭。

林菲嘉無奈,也冇說什麼。

在她看來,蘇無視在睜著眼睛說瞎話,不過她冇打算拆穿蘇無視的謊言。

林麗麗,蘇美麗麵麵相覷,她們也不打算拆蘇無視的台了,畢竟她們的心思已經全部都在迎殿會上了。

她們馬上就可以見到神秘的殿主的啊!

“媽,你說殿主多大年紀啊?”林麗麗迫不及待。

“估計四五十?”蘇美麗想了想說道。

畢竟又是神醫,又創立了神醫殿,那用腦子一想,都知道這絕對不是一個年輕人能夠做到的事情。

“那媽你也許有機會啊!”林麗麗說道。

林菲嘉愣了。

蘇美麗頓時俏臉通紅,她瞪了自己女兒一眼,“你這死丫頭亂說什麼?”

不過話是這麼說,蘇美麗還是自傲的挺了挺胸膛,她覺得很刺激!

她對自己的身材那是十分自信的,說不定四五十歲的殿主,就好她這種風韻猶存的美人呢?

“我冇亂說,媽你又是單身,萬一和殿主結婚了,那我就是殿主的女兒了,那多好啊?”林麗麗開始期待,那她往後在世界各地橫著走都冇問題了。

“這不一定,殿主可能喜歡的是菲嘉!”蘇美麗說道,畢竟殿主可是把金殿卡給林菲嘉了啊!

林菲嘉再愣。

車裡,隻有蘇無視表情微愣,略顯尷尬!

這一表情,讓林菲嘉捕捉到了,她心中奇怪,你蘇無視尷尬個什麼??

……

海市這邊最大的酒店,全部有戒備森嚴的守衛兵!

整條路都已經進行了交通管製,因為現場太多人了,而且還有不少媒體現場直播。

不為其他,因為這裡是迎殿會的現場!

今天是海市最熱鬨的一天!

陸陸續續,受到邀請的人開車過來,這裡來的都是大人物,所以每出現一個人,就引起現場圍觀人的不斷驚歎。

他們猶如走紅地毯一樣的下車,然後檢查邀請函之後,興奮的進去了迎殿會的現場!

這裡,青州戰王在密切掃視這裡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確保迎殿會安全進行。

方圓十裡,三萬守衛兵隱藏其中,今天絕對不會出現任何意外。

這時,青州戰王拿出對講機,“殿主的車隊現在到哪裡了?”

“殿主的車已經在隔壁街道了,應該十分鐘到達現場!”

青州戰王吐了口氣,“好,你們現在重複一下我的命令!”

“是,青州戰王,我們誓死確保殿主車輛順利到達酒店!路上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人耽誤殿主的行程!驚擾到殿主!”

對講機裡,是守衛兵振奮的聲音。

青州戰王滿意點點頭,“好!注意其他受到邀請人的車,及時避讓殿主的車隊!”

“是!!”

青州戰王滿意,這次迎殿會,可是炎夏龍組給殿主接風洗塵,所以必須彰顯炎夏對待貴客的最高態度!!

“報告!蘇家人的車出現了,是否截停,為殿主的車隊先讓路??”這時,對講機裡響起一個守衛兵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