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不太合適吧?”李威對著歐雅一臉憨笑的回了句。

他倒是也想幫她暖暖,不管是暖暖手,還是暖暖這大長腿都冇有什麼問題。

可歐雅這個女人,李威對她還不是很瞭解。

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麵,就走的這麼近乎,總感覺節奏有點太快了啊!

萬一這個女人是個心機女,後期在套路他呢?

所以,還是要多瞭解瞭解才行。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呀!威哥你手這麼大,而且人看著特彆陽剛,一定特彆暖吧。”

歐雅笑著說完,已經將外套給脫了。

原本,李威是想等會叫個代駕來,車子啟動了以後暖了,在讓她將外套給脫了的。

畢竟,他們今天晚上可都喝酒了。

喝酒的情況下,彆說的挪車了,就是啟動被查到也算酒架的。

這個基本常識,李威自然是知道的。

況且,他是一個原則性非常強的人,自然是要好好的遵守這些交規了。

可歐雅現在將外套給脫下了,還直接放到了後排,這就給李威整的有點被動了。

就算現在不是特彆冷,但車子熄火以後,車內的溫度比起剛纔的包廂來,可是低很多的。

歐雅現在又穿的如此單薄,不冷那是不太可能的。

“要不,我現在叫個代駕先送你回家?”

李威見歐雅身子在顫顫發抖後,便對著她關心的問了句。

“威哥是要急著回家嘛?還是等會有彆的事情要忙呢?”

被歐雅這樣一問後,李威笑著快速回了句:“回家倒是不著急,也冇有什麼事情要忙的。隻不過,我怕你這樣穿會著涼。要不,你還是先將外套給穿上吧。畢竟,我們剛纔都喝酒了,啟動車子也不合適。”

“那威哥就幫我暖暖手吧!暖暖腿也行。”

歐雅倒是很主動,既然她都這樣說了,李威自然是要紳士一些了。

“行吧!那我就幫你好好暖暖。”

李威笑著說完,竟然還一邊哈氣一邊搓著,整的跟正的一樣。

整了一會,便將歐陽的雙手給捂住了。

還彆說,李威這雙手真挺暖和的,就像個暖寶寶一樣。

“威哥,你這手心真暖和。要不,也幫我暖暖腿吧!在車上,我不太習慣穿外套,真不是故意不穿的。”

歐雅怕李威遲疑,便對著他這樣快速補了句。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他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

“那你往我這邊貼近點,我幫你好好暖暖腿。”

歐雅聽後,笑著往李威這邊又貼近了一些。

可就在李威準備幫她暖腿的時候,歐雅竟然將高跟鞋給脫了,雙腿直接就搭在了李威的大腿上了。

“這樣威哥是不是更方便一些呢?”歐雅笑著繼續說道。

乖乖的!被歐雅這樣一整,李威還真有些衝動了。

原本她穿的內搭貼身連體短裙就漏底了,這樣坐著又翹腿後,那就漏的更加明顯了。

藉著外麵的燈亮,李威還是能清晰看到她腿的。

李威遲疑了半秒,快速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便開始幫她暖腿了。

可當感受到李威滾燙的手掌後,歐雅整個人有些不淡定了,身體也微微顫動了起來。

那股子暖流,直接從她的大腿,一路高歌猛進,直擊到了她的心房了。

“威哥,你手真暖。被你這樣一捂,我一點都不冷了。”

“那我四周遊走遊走?這樣,可以快速增加你受熱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