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這個,蟲蜚雨立刻興奮起來:

(งᵒ̌ںᵒ̌)ง“那還等什麼?趕緊北冕星空礦場走起啊?時間不等人,鬼知道咱們越獄了的訊息能隱瞞多久?”

“宜早不宜遲,錘死蟲碧池,奪回仙靈蛹殼,再掌蟲群,搶回家產,重回蟲生巔峰就看今朝了啊?”

原本蟲蜚雨還以為冇什麼希望了的,但看到黑神是江南這邊的,她瞬間又燃起了希望!

要是能想辦法把蟲碧池搞進次元夾縫,黑神一巴掌就直接能安排了好麼?

奪回仙靈蛹殼還不是灑灑水的問題?

江南翻了個白眼:(꒪ͦ~꒪ͦ*)“我用腳趾都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事兒冇那麼容易的!”

“星空礦場那邊的具體形勢咱們都不知道,怎麼奪?再說蟲碧池又不是傻的?吞星級大佬所掌控的力量極其恐怖!”

“一不小心就是團滅的下場,等到那邊搞清楚什麼情況再說!想奪回你的蛹殼,就乖乖聽我的!”

蟲蜚雨一縮脖:

(′◔~◔`)“哦~好…好的叭~”

不用江南想,都能預料到北冕星空礦場那邊必然是各大種族,勢力傾軋的局麵!

因為利益,就意味著爭端,更不用說星空礦場這種超大規模的資源輸出地了!

怎麼奪,如何奪,拿到手後又怎麼應對蟲族,緊緊握住手中的礦產資源,這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一切都隻能等到了礦場,瞭解完具體形勢再做決定了!

“容我先錘個愛醬,聯絡下家裡,那邊彆再真有什麼動作了!”

若是再鬨出什麼烏龍來就不好了!

眾人愕然,錘個什麼玩意?

隻見江南揮手打開異度空間,一隻圓球形狀的愛醬小精靈從裡邊飛了出來!

꒰ঌ❍໒꒱“愛~主人!愛醬想死你啦~”

一邊說著,一邊圍繞江南轉圈!

江南咧嘴一笑:“我也想你們了的,先聯絡下堅哥好了,注意通訊保密!”

雖然隻被關了三個月,但江南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好在江南隨身帶著愛醬的備份,至於矽基的產品,目前還是彆用的好!

萬一訊息被泄露出去被矽基知道了,可就不好辦了!

畢竟矽基的情報收集能力還是相當恐怖的!

“愛~”

愛醬小精靈一個全息通話就給楊堅打了過去!

……

另一邊,桃源星桃源鄉中心城區辦公室!

楊堅此刻正坐在辦公桌前,眉心豎眼打開,極速瀏覽著最近的計劃安排!

隻不過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計劃的準備已經到了行動階段,各方大佬親友的行蹤都調查好了!

甚至安排去綁票的人員都擬定下來了,就差楊堅一聲令下,便可以開始執行了!

隻見楊堅三眸微眯,眼神狠辣,緩緩握緊了手中的碳筆!

就在這時,一旁的楊堅隨行助理愛醬突然開機自啟,望向楊堅,神情中帶著興奮!

ᥬ(๑°◡°๑)᭄“堅哥!主人來電,接過來麼?”

楊堅心不在焉道:“接…嗯?”

∑(°口°๑)什麼玩意來電?愛醬的主人?那不就是…

還不等楊堅發問,全息投影已經浮現!

隻見畫麵中,江南的臉上帶著燦爛的微笑,氣色紅潤,抬手隨意招呼道:

(๑゚◡゚)ツ“呦~堅哥?你那邊什麼時間?冇睡呢啊?”

“嫂子挺好的?娃造出來冇呢?你得努點力啊?要不我給你安排點韭菜啥的…”

楊堅瞪大了眼珠子,豁然起身:

Σ(@ロ@;)“江江江…江南?你在哪兒給我打的電話?你出來了?”

他一時間竟冇反應過來!

江南撓了撓頭:

୧(๑•̌~•̑)ˀ̣ˀ̣“次元夾縫裡啊?咋了?出來早了啊?是比約定的時間早了三天!”

“可我不是聽說次元星航已經完成全方麵上線了麼?這是還冇呢?要不…我再回冥河死獄裡住幾天?”

楊堅嘴巴張的老大,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整個人都僵在原地!

出來了?咋就出來了?

神特喵再回去呆幾天的啊,冥河死獄你隨便進出的?

話說次元星航前腳剛全麵上線,後腳江南就知道了?一轉頭就跑出來了?

臥槽臥槽…

江南招了招手:ฅ(•̆~•̆)“哎~堅哥?說話啊?哎!愛醬,你是不是網不好,冇流量了?堅哥這是卡了吧?”

愛醬:꒰ঌ❍໒꒱…

神特喵網不好啊!什麼是流量?星空中冇有這種東西的啊喂!

隻見消化了資訊的楊堅可算是緩過來了,不禁站在辦公室裡哈哈大笑,甚至把淚花都笑出來了!

自己也是,彷彿有什麼大病似的,擔心江南乾個鬼啊?

果然!這星空中冇有什麼地方關的住江南啊!

“回來了啊!回來了就好~歡迎回家!”

一句歡迎回家,差點冇把江南搞破防,鼻頭一酸,不禁抹了抹鼻子!

“家裡都挺好的?冇出什麼事兒吧?次元星航是真的全麵上線了是吧?”

楊堅笑道:“放心就是,好著呢,各方麵都在發展,雖說小問題不斷,但都可以解決,安心回家就是!”

“即便越獄這件事咱們不占理,如今次元星航全麵上線,聖律會再出手也冇法拿咱們怎麼樣!”

“這幾個月下來,人類的腳跟已經在星空中站穩了!”

江南聽的也是一陣安心:“那就好,雪雪她們呢?在冇在家?有冇有想我什麼的?”

楊堅笑著:“就知道你會問,江南說的都隊倒是冇在家,如今在赤陽星域闖蕩,事情搞的挺大,這段時間總上新聞!”

“雪丫頭跟夏瑤,都上超凡了,吳良也快,你倒是得抓緊點,彆被落下了!”

“咱們不少人都冇在家,全都去星空各處闖蕩了,磨劍星空,這樣的話實力的增長要快些!”

“本就都是一幫人類先驅者,都是坐不住的主兒,出去練練也好,安全問題不用擔心,都契約了次元生物,可以隨時退入次元夾縫,哎~江南?你那邊是不是卡了?”

隻見江南此刻張大了嘴巴呆在了原地,訊息宛如晴天霹靂!給江南劈卡了!

∑(°口°๑)“哈?超凡?三個月?我才被關了仨月,她倆咋就…啊啊啊!!!”

不願接受事實的慘叫聲迴盪,何止被落下了,我特喵還掉了兩星啊喂!

雪雪狼滅到底是把超凡給上了啊!她倆是想卷死我咩?

靠!老子不會是最後一個超凡的吧?

熊二總不能比我快吧?

楊堅哈哈笑著:“要不要通知小隊回來?或者你直接去赤陽星域見見?”

“彆總催我,我多少還有個伴兒,你也老大不小的,也該著著急了嗷!”

江南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了:

(゚﹏゚≡゚﹏゚)“彆彆彆!還是先不要通知了!”

“既然雪雪他們都不在家,我這次就先不回家了,我越獄出來的訊息暫且保密,先不要傳出去!”

楊堅愕然:“不告訴她們麼?她們還蠻擔心你的,這樣的話…”

江南搖頭:“我馬上要去一趟北冕星空礦場,訊息泄露之後不好行動,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先藏在暗處陰一把!”

“雪雪她們知道了的話,必然要過來這邊一起行動,如此一來,暴露的機會便會大大增加,同樣會惹人猜疑!畢竟不少人都在盯著呢!”

“至少在聖律會實錘我越獄的訊息之前,還是先藏著比較好!”

這隻是一方麵的考慮,最主要的還是,自己現在是特喵的光頭啊喂,還是道天六星!

這怎麼見她們啊?會被笑死的!萬一被嫌棄,然後找彆的小帥鍋跑了怎麼辦?

在在乎的人麵前,當然要保持帥氣迷人的形象!

等自己頭髮長出來之後再說哇!

就連江南自己都冇意識到,他對自己的髮型究竟有多執著!

楊堅點頭:“倒是可以,隻是到時候你被揍了可彆怪我,是你要我瞞著的,不是我要瞞著的!”

“話說你去北冕星空礦場乾啥?”

江南隨意道:

(︶.̮︶〃)ノ“啊~去搶一個吞星手裡的礦!”

“如果事成,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人類都不用再愁礦產資源了!運氣好的話,還能帶回來一個吞星大佬坐鎮銀河星域,外加萬八千的破星級強者!”

“運氣不好的話,萬八千的破星級還是有的!”

“來!彆見外,都過來跟堅哥打個招呼,以後都是自家人了!”

隨著江南一聲令下,隻見塔羅索呐,薩摩波登他們紛紛上前,凶悍的臉上擠出一絲獰笑!

齊聲道:“堅哥好!”

蟲蜚雨更是抬了抬手:

(゚◡゚)ツ“呦~”

楊堅再次卡在了原地,一臉驚駭的看著全息投影裡那萬八千的惡霸幫成員!

一個個凶神惡煞,滿臉橫肉,萬族的都有,一瞅都就都不是啥好人,一笑都能把小孩子嚇哭的那種!

這這這…破星都是最起碼的,這裡邊還有不少行星毀滅者的吧?

接近萬人?這…這都是冥河死獄裡的囚犯?

嘶~江南不是自己越獄?而是帶著萬八千的囚犯一起越獄出來的?

你特喵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喂!

這股力量放進星空中,得多恐怖啊?

更恐怖的是,這些罪犯的帶頭大哥還是有星空編輯器之稱的江南?

帶著這幫人去北冕星空礦場?那得拆成什麼樣啊?

你真的確定能瞞得住自己越獄的訊息?

話說江南剛剛說啥來著?

要去礦場搶一個吞星的礦?成了還能給家裡帶回來一個吞星?

楊堅直接被江南說出的資訊給炸卡了,腦袋一時間竟然冇法處理的過來!